正在阅读: 大学生找工作误入传销窝 老父千里拯救并赋诗言志

大学生找工作误入传销窝 老父千里拯救并赋诗言志

2019-04-15 00:01:10来源:百度新闻

回忆起千里寻子的经历,符辛业仍是心有余悸:“整个过程就像侦探小说,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儿子行为怪异 父亲顿起疑心

符启在天津读大学,明年就毕业了。11月3日,符启到其广州朋友家中借宿,开始找工作。11月28日,在广州折腾了近一个月之后,符启告诉父亲符辛业,他已经被“东莞兴科集团”录取,将前往东莞体检上班。

12月1日,符启登上了开往东莞的汽车。

12月7日晚8时许,符启给符辛业打电话说:学校要交培训费,速寄3000元。

10日前后,符辛业得知,儿子最近常打电话到处向亲戚朋友借钱,三五百元不等。

儿子的怪异行为引起了父亲的不安。符辛业说:“儿子在学校生活一向很节俭,一个月也就花500元钱左右,最近怎么突然到处向亲戚朋友借钱?”

更令符辛业一家不安的是,儿子每次打电话回家嘘寒问暖后,就直奔主题:要钱。不仅如此,符启不肯在电话中向家人透露其地址。

12月10日,符启的天津电话号码一直关机,东莞号码一直占线。

符辛业和家人讨论后,得出一个可怕的推论:儿子可能是被传销组织控制了。当天,符辛业坐上了前往东莞的火车。

寻子多日不遇 老父以泪洗面

到达东莞后,符辛业找到了在东莞工作的三个同乡,一起寻找符启。

根据早先符启所说的“东莞兴科集团”,他们辗转找到了名称相近的虎门兴科集团。该集团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说,最近并没有招收名为符启的员工。该负责人提醒符辛业,有传销组织多次冒充“兴科集团”名义,拉人入伙。

符辛业一行便去虎门北栅派出所报案,要求立案侦查。北栅派出所民警告诉符辛业:由于案件地点不确定,证据不足,不予立案。派出所登记了相关信息后,给了符辛业一张报警回执。

接下来几天,符辛业动用了东莞所有老乡的关系,想尽了一切能想到的办法。

白天一无所获,到了夜里,符辛业想起儿子,不禁泪流满面。

他还写下了一首五言律诗:“常坐泪洗面,盼儿归乡中。……”

心有灵犀一点通 父子合谋演双簧

符辛业等人凭直觉认定,儿子八成是被传销团伙控制了,应该尽快把儿子解救出来。寻子心切的符辛业和亲友制订了几个解救方案:一是请私家侦探查访;二是通过有关部门和机构,对儿子的手机进行跟踪定位;三是想办法让儿子在电话里说出地址。

12月15日11时许,符辛业的电话响起:正是儿子打来的电话!

从前几次与儿子通电话的经历中,符辛业得出结论:儿子在别人控制之下,无法在电话中畅所欲言。但自己用方言给儿子说话,监视人员不一定能听得到,即便听到了,也不一定能听懂。他决定与儿子“合谋”,在歹徒眼皮底下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来。

于是,符辛业用方言在电话中对儿子说,估计你在那边无法讲话,不能给我讲出完整的地名。那么,你就把地名夹杂在其它句子中,让我来猜吧。

符启在电话另一端含含糊糊地答应着。

符启说:“东方。”

符辛业问道:“东?”

“嗯。”

“信用社。”

“信?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父子俩通过这种方式沟通,终于使符辛业凑出了“东信玻璃门市部”7个字。

符辛业上网一查,发现“东信玻璃门市部”位于东城区东城一中附近。符辛业带着亲友找到了“东信玻璃门市部”一带。他们查看分析了半天,估计儿子有可能被控制在该门市部马路对面的某个地方。

符辛业给儿子打电话,寒暄了几句后,直入主题:“对面?”

儿子含糊地答应了一声。

符辛业立即报案。

回访传销窝点 人或去楼未空

前晚6时,东城派出所人员砸破符启所在房间的6层门板,一举抓捕了12名犯罪嫌疑人,解救出包括符启在内的3名受骗者。

当晚9时许,记者在东城派出所看到,被抓捕的8男4女共12个从事传销的人员蹲在调解室里,东城工商局和东城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正在拍照取证。

符启对记者说,该传销团伙有数百人之多。他本人被分配在“红日之家”,其他人则被分在“有才之家”、“灵魂之家”、“七剑之家”和“唐朝之家”等数个分支。

符启说:“警察砸门时,有传销人员告诉我,不要担心,这种场面我们经常见,关几天就出来了。问什么你们都说不知道。”

昨日凌晨1时左右,记者来到“东信玻璃门市部”对面的出租屋三楼。外面一扇铁门被敲烂了,半掩着的门缝里传出喧闹声和撕裂纸张的声音。先后有5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离开该屋,并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环境。

随后,窗台上出现了两个人影。他们似乎注意到记者在楼下走动,瞬间拉上窗帘,关了灯。

符启据此推测:“那5个离开的人,可能是传销团伙的中高层人员,留在屋子里的人,可能是刚从派出所放回去的。”

文/图南方日报记者方镇彬见习记者吴少敏

本文引用自:手机赌博 | http://www.cgvdk.com/

[ 位置: 首页 > 游戏 > LPL联赛 责编: ]
阅读剩余全文(